齐鲁银行向身陷诉讼的公司放款 坏账风险或高企
ʱ䣺 2019-08-11

  2018年,齐鲁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齐鲁银行”)成功入选中国银行业协会“2017中国银行业100强榜单”。

  然而,齐鲁银行业绩增长的背后,其存在的问题也不容忽视。自2017年,其“造血”能力明显下降,且齐鲁银行风控存在的漏洞,其坏账风险不容忽视。

  成立于1996年6月5日的齐鲁银行,是山东省首家、全国第四家实现中外合作的城市商业银行。

  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是齐鲁银行非利息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2014-2018年,齐鲁银行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分别为2.47亿元、3.73亿元、5.08亿元、4.72亿元、3.65亿元,2015-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51.1%、36.06%、-7.1%、六合特马王-22.7%。

  尽管齐鲁银行的业绩表现良好,但反观其身后,齐鲁银行的造血能力明显下降。2014-2018年,齐鲁银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79.55亿元、195.31亿元、161.29亿元、53.47亿元、80.1亿元。自2017年起,齐鲁银行的“造血”能力急剧下降。

  不仅其不良贷款余额、不良贷款率“居高不下”,齐鲁银行在关键盈利指标上的问题同样值得我们关注。

  根据银监会公布的主要监管数据,2016-2018年,中国城市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48%、1.52%、1.79%。

  根据安永的《中国上市银行2018年回顾及未来展望》报告,2016-2018年,中国上市城市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35%、1.32%、1.43%。

  根据银监会公布的主要监管数据,2016-2018年,中国城市商业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19.89%、214.48%、187.16%。

  根据安永的《中国上市银行2018年回顾及未来展望》报告,2016-2018年,中国上市城市商业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41.84%、243.2%、245.81%。

  也就是说,2016-2017年,齐鲁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均高于同期城商行及上市城商行水平,其拨备覆盖率均逊低于同期城商行及上市城商行水平。但是到了2018年,齐鲁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却高于同期上市城商行水平、又低于同期城商行水平;其拨备覆盖率却高于同期城商行水平、又低于同期上市城商行水平。

  2018年齐鲁银行在关键盈利指标的“逆转”,或与其大量核销及转让不良贷款有关。

  2016-2018年,齐鲁银行的不良贷款核销金额分别为8.5亿元、8.37亿元、10.11亿元;同期,齐鲁银行的不良资产转让(不含利息)的金额分别为2.23亿元、6.93亿元、8.76亿元。由此可见,2016-2018年,齐鲁银行每年核销的不良贷款均为当年不良贷款余额的半数以上。

  而齐鲁银行认为,近年来,公司不断完善风险管理机制,加强贷款五级分类管理和贷后管理,加强了贷款的贷前调查、贷时审查和贷后检查,出台了较多信贷风险管控措施并加大了不良贷款清收和核销力度,有效控制了不良贷款率水平。

  2018年7月2日,齐鲁银行在一天内,接连收到中国银监会山东监管局的四张“罚单”。

  根据鲁银监罚决字〔2018〕19号文件,齐鲁银行历下分行因违规向房地产项目发放贷款,被中国银监会山东监管局处以30万元罚款。

  根据鲁银监罚决字〔2018〕20号文件,齐鲁银行济南章丘支行因违规办理票据业务,被中国银监会山东监管局处以50万元罚款。

  根据鲁银监罚决字〔2018〕21号文件,齐鲁银行聊城临清支行因向授信客户违规收费,被中国银监会山东监管局处以10万元罚款。

  根据鲁银监罚决字〔2018〕22号文件,齐鲁银行济南章丘支行原负责人韩志刚因为对机构违规办理票据业务,负有直接管理责任,被中国银监会山东监管局处以取消高管任职资格5年的处罚。

  除了在业务开展上收“罚单”收到手软,在信审放贷方面,齐鲁银行曾向有违约“前科”的公司放款,目前该公司已成为“老赖”。

  根据(2016)鲁1502民初4961号文件,2016年8月12日,山东中科节能变压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节能公司”)因借款合同陷入法律纠纷,作为该案件的被申请人之一,与山东阳谷胜辉电缆厂、山东绿灯行电缆有限公司、山东阳谷恒泰实业有限公司等企业,一同被聊城市高新区鲁西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申请冻结银行存款420万元,或查封其相应价值的财产。

  上述文件公布在2016年8月12日,而紧接着在2017年2月21日齐鲁银行却向中科节能公司发放了贷款。

  据(2017)鲁1521执监6号文件,2017年2月21日,齐鲁银行与中科节能公司签订了编号为2017年120061法借字第0010号齐鲁银行借款合同,贷款金额为500万元,合同到期日为2018年2月20日,合同约定借款用途为偿还2016年120061法借字第0015号、0023号齐鲁银行借款合同项下所欠贷款。

  而2019年2月21日,中科节能公司因违反财产报告制度,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成为“老赖”。

  据(2017)鲁0104民初3687号文件,2016年7月29日,山东大三元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大三元”)向齐鲁银行借款人民币100万元整。山东大三元在2017年9月26日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据(2016)鲁0103民初5106号文件,2015年8月31日,山东瑞特精细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特化工”)向齐鲁银行借款人民币1,668万元,而瑞特化工在2016年7月4日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据(2017)鲁1428民初405号文件,2014年7月3日,山东丰裕食用菌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裕食用菌”向齐鲁银行借款人民币3,000万元整,而丰裕食用菌在2015年7月14日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除此之外,齐鲁银行前十大不良贷款借款人中,有7家公司被列入被列为“老赖”,未偿还金额共计7.1亿元。这意味着,齐鲁银行其回收不良贷款的风险或高企。

  上述贷款问题无疑暴露出,齐鲁银行在信审风控方面仍存在漏洞,而未来齐鲁银行能否克服这些问题?仍是个未解之谜。《金证研》沪深金融组将保持关注。